《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探访玛雅部落 三国专家驳斥人类毁灭

2018-01-10 14:49 浏览次数:


2007年7月,玛雅人在庆祝“奇琴伊察”遗址被列为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   2012末日谎言

  《环球人物》杂志驻墨西哥特派记者 邹志鹏

  《环球人物》杂志驻美国特派记者 张旸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胡婷婷

  《环球人物》杂志 马欢

  喜马拉雅山脉顿成汪洋,里约热内卢基督像轰然倒塌,旧金山金门大桥顷刻断裂,人类在火山、地震和洪水中挣扎求生……这是2009年美国灾难片《2012》 所描绘的世界末日景象。影片上映后,世界将在2012年走到尽头的说法甚嚣尘上。而各地发生的一系列极端天气和地质灾害,也加剧了不少人心中的“末日恐 慌”:2010年1月12日,海地发生7.3级地震;2010年2月27日,智利发生8.8级地震;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8.8级强震并引发巨 大海啸……

  尽管科学家和历史学家已多次表示,“末日论”不过是一种无中生有的说法,但人类对未来所怀有的恐惧与无奈,仍然让这个预言在现代生活中为不少人津津乐道。

  “末日论”是如何产生的

  “末日论”的产生与拉美的玛雅文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玛雅文明因印第安玛雅人而得名,据史料记载,这一文明出现于公元前3000年左右,形成于公元前 2500年,到公元1000年前后衰落,主要分布于现在的墨西哥南部、危地马拉、伯利兹、洪都拉斯及萨尔瓦多等地。

  1989年,一个叫摩利斯·科特罗的英国人,千里迢迢来到墨西哥与危地马拉交界处的热带雨林。科特罗是位工程师,当过兵,也是个狂热的科学爱好者,尤其对神秘的古文明抱有浓厚的兴趣。他此行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考察当地的玛雅人遗迹。

  置身在气势恢宏的古庙和石碑之中,时光仿佛静止在了玛雅文明最辉煌的时刻。科特罗不顾高温,细心地在玛雅人精神领袖帕卡的陵墓附近搜寻。很快,一组在诸多 古庙和碑石上反复出现的神秘数字——“1366560”引起了科特罗的注意。他意识到,玛雅人留下这串数字,必有深意。

  经过长时间的苦苦思索,科特罗最终找到其中的“奥秘”:如果一年按365.39天算,1366560天约为3740年。从玛雅出现的公元前3000年左右,到公元750年帕卡去世,时间非常接近3740年。难道这仅仅是一种巧合吗?

  科特罗继续深挖,发现了3740这个数字背后更大的“秘密”。根据人们对太阳的研究与测算,这颗燃烧着的恒星也有南北两个磁极,而且,每隔3740年,这 两个磁极会对调一次。于是,科特罗做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由于地球磁场受太阳磁场的影响很大,所以当太阳磁极对调时,地球磁极也跟着对调。但地球的南北磁 极对调不是小事,会导致气候骤变,生物灭绝。通过电脑模拟,科特罗发现,太阳磁极最近一次对调的时间大致发生在公元前1700年左右,那时地球上还没有文 字记载。科特罗继而推算出,太阳磁极下一次对调的时间,就是2012年!

  其实,在科特罗之前,就已经有玛雅文化的研究者多次提到了神秘的2012年。19世纪末,美国记者约瑟夫·古德曼从各地出土的玛雅碑铭中,首次“破解”了 玛雅人的古老历法。古德曼认为,玛雅人使用一种“长历法”,一个大周期由187.2万天(约合5125.36年)组成,最近一个大周期开始的时间是公元前 3114年8月11日,它结束的时间将是2012年12月21日。

  古德曼的研究出版后不久,德国学者弗斯特曼从玛雅人流传下的《德雷斯顿手卷》最后一页,看到有关于世界末日的描述,称一场洪水将毁灭整个世界。美国耶鲁大学皮博自然历史博物馆名誉馆长迈克尔·科也根据自己的研究表示,根据玛雅人的推测,人类文明将在2012年12月21日终结,那一天,一场大浩劫会清洗掉 全世界“堕落”的人。

  这些世界末日的说法开始只在小范围内流传,直到好莱坞导演罗兰·艾默里奇加入才使之大众化了。艾默里奇曾执导过《独立日》、《后天》等影片,其作品以描述 人类文明的毁灭而著称。2006年,艾默里奇开始琢磨2012年世界末日这个题材。经过几年的拍摄,2009年,耗资超过2亿美元的《2012》在全球上 映。这部集合了地震、火山、海啸、洪水、陨石雨等诸多灾难元素的影片,用逼真的电脑特效和紧张的故事情节,为观众呈现出瞬间天毁地灭、人死如蝼蚁的恐怖景 象。玛雅人的“2012末日论”由此走上前台。

  神秘的玛雅文化

  玛雅人真的预言世界末日了吗?

  在留传至今的雕刻、绘画中,玛雅人额头扁平、鹰钩鼻、嘴唇很厚。如今的玛雅遗民也略有这些特征。没有人清楚最早的玛雅人来自何处。有一种说法称,玛雅人来自中国古代的殷人。据史书记载,约公元前1066年,周武王攻打商纣王,当时殷商的一支25万人的大军正在山东作战。殷商灭亡之后,这支军队既没有回师与 周军决战,也没有在山东立足,而是消失得无影无踪。此后不久,墨西哥和中美洲地区突然兴起了一种带有亚洲特征的文明。有学者据此分析,那批滞留在山东的殷商部队,可能从东海出逃,经日本东渡太平洋,抵达墨西哥海岸,逐渐与当地人融合,最终组织了玛雅部落。1955年在墨西哥出土的一件玉圭上刻有4个甲骨文 符号,大意为“统治者和首领们建立了王国的基础”,这也印证了上述说法。

  现在可以考证的是,大约公元前2500至公元200年,玛雅人开始在墨西哥东南部的尤卡坦半岛周围定居,采用一种极原始的“米尔帕”耕作法种植玉米和豆 类。他们先把树木统统砍光,待木材干燥以后放火焚毁,以草木灰作肥料,覆盖在土壤上。收获之后,要休耕1年到3年,待草木长得比较茂盛之后再烧再种。这一 阶段,玛雅人用石器建立起了坚固的土台和祭坛等早期祭祀中心,“玛雅文字”和国家也开始出现萌芽。

  在公元200年后,玛雅文明进入黄金盛世。虽然 没有形成统一帝国,但城邦林立,各城邦宗教、语言文化一致,且经贸往来活跃。玛雅文明最鼎盛时期,整个地区内有数百个城邦,其中最大的城邦蒂卡尔在高峰期 有10万到20万居民。这一时期的玛雅人广泛采用石块大兴土木,在如今的热带雨林区内留下了一大批金字塔、宫殿、纪年石柱和王族纪念碑等规模宏大的建筑 群。也是在这一时期,他们在数学计算、天文历法等方面取得了辉煌成就。比如玛雅人采用20进制,比中国和欧洲都要更早地使用“0”的概念,有时甚至会使用 “亿”这样庞大的计算单位。在天文领域,玛雅人把一年分为18个月,他们测算的地球年为365.2420天,现代人测算为365.2422天,误差仅 0.0002天。在当时情况下,玛雅人如何取得了类似的诸多成就,目前仍是个谜。

  在宗教信仰方面,玛雅人相信生命是轮回的,死亡不是终点,而是下一次旅程的开始。玛雅人会悉心包裹死者的尸体,并在死者嘴里塞满玉米,以免他在等候下一次轮回时挨饿。富裕点的玛雅家庭还在死者身上塞满值钱的玉石,怕他在轮回时买不起“车票”。

  玛雅人也有很多奇怪的风俗习惯。他们把扁额头、斜眼睛看成美丽或高贵的象征,并采用人工手段来制造这样的长相。玛雅婴儿一降生,就要在头上绑一种专用的夹 板,夹板要在新生儿头上固定若干天,等取下来时,孩子的头形已经变得扁平。长大一点后,孩子的母亲会在孩子的刘海儿上悬挂一些树脂小球。这些小球晃来晃去 吸引孩子往中间看,久而久之让孩子的眼睛变成“斗鸡眼”。

  玛雅男女的婚姻通常在童年期就谈妥了,但是女婿在结婚前要到未来丈人家当6年到7年的“长工”,才能“赚”到老婆。假如岳父对女婿的劳动不满意,就可以取消婚约,将女婿赶走。玛雅男人每天都要洗热水澡,如果妻子没能为丈夫准备好热水,丈夫可以将妻子暴打一顿,这甚至写进了玛雅的法律。

  然而,公元800至900年左右,玛雅文明神秘般地急剧衰落。玛雅人放弃了已有的高度文明,大举迁移。他们创建的每个中心城市也都停止了建设,被完全放弃,在荒芜中被热带丛林吞没。

  千百年来,考古学家对玛雅文明湮灭之谜提出了许多假设,如旱灾严重、气候变化、人口爆炸、外族入侵、瘟疫,等等。20世纪80年代末,一支包括考古学家、动物学家和营养学家在内的多学科考察队,踏遍了常有美洲虎和响尾蛇出没的危地马拉佩藤雨林地区,研究玛雅文明衰落的原因。这支45人组成 的科考队用了6年时间,对200多处玛雅文明遗址进行了考察,得出了结论:玛雅文明是玛雅人为争夺财富及权势而自相残杀毁灭的。在考察人员看来,玛雅人并非传说中那样热爱和平,相反,在公元300年到700年这个全盛期,玛雅贵族们一直进行着争权夺利的战争。玛雅人的战争好像是一场恐怖的体育比赛:士兵们 用矛和棒作兵器,袭击其他城市,其目的是抓俘虏,并把他们交给祭司,作为向神献祭的礼品。

  10世纪左右,玛雅文明虽有短暂的复兴,但在14世纪左右,由于城邦内部叛乱不断,古老文明再次衰落。公元1523年至1524年,西班牙殖民者趁虚侵 入,占领尤卡坦半岛。殖民者对古建筑群进行了疯狂掠夺,玛雅文明被破坏殆尽。此后,西班牙侵略者为了传播天主教,又大肆屠杀懂得玛雅文字的土著祭司们,玛 雅文明永劫不复。

  辉煌的成果与骤然的消失,让玛雅文明一直具有着非常神秘的色彩。随之而来的各种传说也层出不穷,有人把玛雅文明与外星人联系起来,还有人称玛雅文明早就记 载了对未来世界的预言,甚至二战何时结束都包括其中。但这些所谓的“预言”没有任何根据,它们与2012年的“末日论”一样,大多是研究者或作家们演绎的结果。

  后裔不识“末日预言”

  玛雅人又如何看待“世界末日”呢?为一探究竟,环球人物杂志特派记者赶赴墨西哥尤卡坦半岛“玛雅文明的故乡”进行实地采访。

  一走进“奇琴伊察”玛雅遗址,记者就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奇琴伊察在玛雅语中意思为“伊察族的水井口”,是一座以尤卡坦半岛上最大的天然水井为中心 发展起来的城市,历史上曾两次成为玛雅文明的中心。雄居奇琴伊察遗址正中的是著名的标志性建筑“卡斯蒂略金字塔”,也称“羽蛇神金字塔”,是为羽蛇神建立 的神庙。金字塔的设计完全符合玛雅历法:四周环绕91级台阶,凑一起一共364级,算上塔顶的羽蛇神庙一共365级,象征一年365天。当地人介绍说,羽 蛇神能保佑农业风调雨顺。每年春分时,它会苏醒爬出庙宇,给人间带来雨水以便播种;秋分后,它会离开人间,意味着雨季结束、旱季来临。

  如今,墨西哥尤卡坦半岛上依旧生活着700多万玛雅后裔,他们使用着近25种玛雅语言,但对自己族群的历史却几乎一无所知。

  环球人物杂志特派记者在当地看到,玛雅人的确与亚洲人十分相似,脑门儿较宽、身长腿短、眼睛明亮。采访中,一些部族的玛雅人居然还自诩为“龙的传人”,他们 认为本族群所崇拜的羽蛇神,其实就是龙的化身。许多玛雅人迄今依然居住在简陋的草棚屋里,但那些率先致富的村落已经出现了漂亮的小楼房和私家车。记者在一 些地地道道的玛雅人家找不到像样的床铺,当地人说,为了防止毒蛇的攻击,他们已经习惯睡吊床了。整体而言,玛雅人的生活依然较为贫困,他们深居简出,以玉 米饼为主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还有些人靠制作和兜售玛雅特色披肩和手工艺品为生,但日子都过得有声有色。

  当地不少玛雅人现在从事的是最赚钱的行当——导游,他们会有些诡异地告诉你,玛雅人的祖先具备足够的天文知识和数学能力,既能预知本部族的未来,又可预见自己的毁灭。因此,在他们看来,“2012末日预言”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不过,记者在一些民风朴实的土著部落采访时发现,很多玛雅人对所谓的“末日说”十分诧异。一位部族首领告诉记者,玛雅人的预言大多是在总结本部族的过去, 对未来从未轻易下过如此武断的结论。墨西哥南部帕伦克小城附近有一个名叫蒂拉的玛雅部落,那里的酋长更是对记者说:“说玛雅人预言地球2012年要毁灭, 这简直就是胡扯!”此前,也有一位危地马拉籍的玛雅长老出面高呼:“根本没这一回事!”有报道称,一些玛雅部落对外界说他们预言2012年“世界末日”非常愤慨,还发表声明谴责“末日论”,称玛雅文化中根本就不存在这种传说。

  当然,也有人能从这种被高调渲染的“末日预言”中获益,那就是墨西哥旅游部门。据了解,墨西哥旅游部门已经把“末日预言”作为推介“玛雅文化游”的一大手 段。墨西哥政府近日明确表态,根本不相信所谓的“末日论”,但希望借助“末日论”的热度,在2012年吸引超过5000万的外国游客前来探访玛雅遗迹。墨 西哥旅游部门为了能在2012年大捞一笔,还专门策划了500多项与玛雅文明相关的主题活动,例如,与“玛雅祭司”一起举行仪式、焚香和颂歌。墨西哥有关 部门还将在东南部边境州恰帕斯树立起一个巨大的电子时钟,为“世界末日”倒计时。在旅游开发、神秘传说和错误解读等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大批游客和专家学者 纷至沓来,确实给墨西哥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外汇。

  权威专家批驳“末日论”

  最近,墨西哥国家人类学与历史研究院专门组织了60位玛雅研究专家,在墨西哥南部的帕伦克考古遗址召开圆桌会议,澄清“末日论”。该研究院正式发表声明:2012年12月“末日预言”或者“末日转世说”,是西方世界对玛雅历法的误解。

  墨西哥城市自治大学历史研究中心教授丹尼尔?托雷多长期对玛雅文化进行研究,他在接受环球人物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说玛雅人预言2012年12月21日是 世界末日,绝对是后人牵强附会。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天对玛雅人来说,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纪念日”。托雷多说,根据玛雅人的历法,人类生存的世界被切 分为5个“太阳纪”,2012年12月21日正好是第五个“太阳纪”的结束时间。它是重新计时的“零天”,也是新的第六“太阳纪”开始,与所谓的“世界末 日”风马牛不相及。

  美国堪萨斯大学玛雅文化学者、人类学家约翰·胡普斯教授在接受环球人物杂志特派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在古代玛雅文化中,并没有任何明确关于2012末日预 言的记载”。他认为,虽然耶鲁大学皮博自然历史博物馆名誉馆长迈克尔?科最早将世界末日与2012年联系在一起,但他也不是真的认为世界末日会如期发生, 只是给我们揭示古代玛雅人的信仰。玛雅文明遗留的文献表明,古玛雅人甚至还计划在公元4772年举行一个盛大的庆典,以庆祝一个玛雅王的统治。如果他们认 定2012年人类将灭亡,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胡普斯教授进一步说,即便玛雅文献中有一些关于“末日预言”的记录,也是在西班牙殖民者入侵之后,受到欧洲宗教“末日说”的影响添加的。“一些2012现 象的推崇者忽视了学术基础和玛雅学者的研究,他们的猜想基于19世纪和20世纪初期的研究成果,因而已经落伍了。”胡普斯教授说:“这类猜想很适用于创造 神话,却脱离了当代的学术研究。”据胡普斯教授估计,现在关于2012话题的英文书籍有1500多种,其中真正以玛雅学术研究为基础的却只有寥寥四五本。

  人类为何恐慌“末日来临”

  “世界末日论”的风行,这也不是第一次。从公元前到现在,人类历史上共有几十次这样的预测,而且无一例外都来自于西方国家。中国《新发现》杂志总编严锋认 为,“末日论”的出现与宗教因素相关。西方宗教持有一种线性的历史观,有创世,有终末,有对末日的想象,不断探讨死亡,但中国并没有西方意义上的宗教,儒 家提倡积极入世,历代的圣人们也主张“不知生,焉知死”。如果一定要从中国找出一个“末日论”者,那就是“忧天”的“杞人”。不过,大家都嘲笑他。由此可 见,古代中国人不怕世界末日,即使有个别“杞人”,也是非主流的、小众的,没有多少市场。

  除掉东西方文化上的差异,“末日热潮”在新世纪不断发酵,与人类对未知的恐惧有很大关系。美国宇航局天文学专家大卫·莫里森博士说,随着人们对外太空兴趣 日渐浓厚,部分人染上了“宇宙恐惧症”,开始经常担心太阳磁场、太阳风暴、宇宙黑洞等对地球未来产生的影响。以前这都是天文学家才感兴趣的事,现在却成了 许多年轻人张口闭口谈论的话题。

  社会心理也促使很多人在接受“末日论”。人们现在的吃穿住行称得上“危机四伏”,食品安全、污染、交通事故等,让一些人生活中时刻怀揣着创伤感、失落感, 不能控制自己,更不能改变社会,处于一种即将崩溃的状态。这种现代特色的“崩溃感”激发了人们对“末日论”的共鸣。

  此外,媒体在“末日论”中起到的推波助澜作用也不容小觑。各种末日想象经过媒体,尤其是互联网、微博等传播,会将个体情绪放大,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环球 人物杂志特派记者在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天文系采访时碰到了一位名叫格雷罗的博士生。他说:“玛雅的毁灭性预言仅仅帮助了美国电影产业进行了商业炒作!”格雷罗分析说,许多人害怕世界末日,这种恐惧心理成为影视商业炒作大行其道的有力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