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美容上门需谨慎 顾客美容伤眼索赔河狸家

2018-01-07 15:03 浏览次数:

宅在家中只要动动手指下订单,即可享受到上门服务,美容美甲、按摩、保洁、洗车、做饭……多种上门服务的APP因其便捷和价格优惠越来越受“宅男宅女”们追捧。不过,这样的消费方式也会暗藏着一定风险。近日,朝阳法院审理了一起因上门服务引发的纠纷。李女士在河狸家APP上预约了上门美容,没想到被灼伤了眼部。为此,她将北京河狸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告上法庭,索赔近两万元。而河狸家认为,美容师并非公司员工,李女士应当找对方赔偿,并申请追加其为被告。

美容师上门服务伤人眼

39岁的李女士是一家公司高级市场运营总监,由于工作繁忙,她经常网约美容师上门服务。去年10月22日,李女士如往常一样,在河狸家APP一家店铺下单预约一款“冬季海洋补水+眼部经络疏通”美容服务,并在线支付了58元。当天下午1点,美容师小田如约来到李女士位于昌平区的家中。

李女士说,小田事先未给她出示具体使用的美容产品,也未告知注意事项。美容过程中,李女士的手机响了,在接电话中,她不自觉地睁开了眼睛。不想,少许美容液流入双眼,小田赶紧用棉签帮她进行了擦拭。

当天下午,李女士感觉视线有些模糊,以为有残留棉絮进入眼部,就没有在意。当晚,她的眼睛开始红肿刺痛,导致完全无法睁开。次日凌晨3点,李女士被朋友紧急送往医院。经诊断,李女士眼角膜化学性烧伤。治疗一周后,李女士虽然恢复,但双眼视力暂时性下降。由于医生曾叮嘱治疗中不能睁眼,李女士直到7天后才给河狸家客服拨打投诉电话。

客服答复称,李女士在美容中自行睁眼引发眼部损害是她个人的责任,与河狸家无关。几经协商,对方才同意退还美容费并补偿100元优惠券。一气之下,李女士将河狸家告上法庭,索赔医疗费、护理费和误工费等共计1.97万元,其中医疗费800余元,误工费1.8万余元。

公司推责称仅提供信息

收到诉状后,河狸家以涉案服务是由美容师小田提供为由,申请追加她为被告。开庭时,李女士和小田本人均到庭。

河狸家表示,公司是一个可为消费者提供美甲、美容服务的网络交易平台,为在平台上注册的美甲师、美容师等服务者及在平台上注册的顾客提供服务信息,在线促成双方达成交易订单,由服务者提供上门服务。作为网络服务交易平台,公司与平台上注册的服务者和顾客都是服务关系。

小田是自由职业者而非河狸家员工,河狸家在收到李女士在线支付的58元服务费后扣除10元佣金,余款都给了小田。因河狸家并未对原告提供服务,因而也不应对原告的损害承担责任。再者,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相关规定,公司提供了服务者的真实姓名、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原告应要求小田本人承担赔偿责任。

美容师辩解事前曾提示

河狸家还对李女士致伤的原因提出质疑。公司说,他们曾多次将李女士与小田约在一起当面对质核查事实,但双方始终各执一词。李女士没有证据证明其眼部是在服务过程中受到伤害。“一般来说,顾客出现问题会在一两天之内就联系公司,但原告直至第7天才投诉。作为平台,公司没办法解决双方的问题,也无法让小田进行赔偿。”

18岁的小田曾在美容实体店干过两年,去年9月刚在河狸家注册成为手艺人。法庭上,她的话不多。法官向其询问意见时,她大多表示同意河狸家的说法。小田认为李女士的说法与事实不符。

小田说,她当天使用的美容产品是膏体而非李女士所说的美容液,而且她在使用之前给对方出示过,也告知对方美容中不要睁眼,也未使用棉签给李女士擦过眼睛。做完美容后,李女士未提及眼部有任何不适。“7天后突然给我打电话,说她眼睛不舒服,我问她为什么现在才说,她说一直在休息。所以我认为原告眼部受伤与我为她提供的服务没有关系。”

先前判例认定被告担责

除了李女士眼部受伤是否因美容行为造成,原被告还就河狸家与小田之间是何种关系,假如侵权行为成立,承担赔偿责任的主体是谁等焦点问题展开辩论。

河狸家强调,公司只是提供服务信息的平台,与小田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双方属于合作关系。对于想加入公司平台的手艺人,公司首先会进行考核,只有具备一定的手艺和技能才能录用。之后,公司会进行一些培训及程序性的训导等。虽然公司也会对手艺人进行星级考核,以此作为手艺人收费的参考,但星级考核是手艺人自行参加的。

此外,手艺人从公司购买美容产品,公司对产品资质进行检查。部分手艺人不使用公司产品,公司会派出员工以“神秘顾客”的身份进行抽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