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焦虑&中年油腻:“吃土”新中产家庭 如何遇见美好生活?

2017-12-28 09:27 浏览次数:

  经了些窝弓冷箭鑞枪头,不曾落人后。恰不道“人到中年万事休”,我怎肯虚度了春秋。——关汉卿,【南吕】一枝花·不伏老

  时至年末,我在北京的一位女性亲人,在人生的第35年,被就职五年的单位裁员。尽管在外人看来,她有车有房有娃,人生已经十分完美,已经到了可以做全职太太的地步。但她目前每天清早拎着电脑出门,寒冬里步行1.5公里,坐在街边咖啡馆用不断的忙碌来“喘口气”缓解焦虑感,甚至已经到了需要服用抗抑郁药物的地步。

  听起来很夸张,但她绝对不是孤例。近日,就职于某著名手机厂商的中年“精英”男性员工因裁员而走上不归路的消息,令人错愕。

  而在我身边,也有很多跟他们一样所谓的“新中产阶级”,尤其是被视为顶梁柱的男性们,在经历铺天盖地的危机感。保温杯泡枸杞的他们,还要被90后00后喊“油腻”,压力直冲云霄。就连团团君自己,也经常要遭受未到中年已危机的折磨。

  在这个全民焦虑的时代,无数所谓的新中产家庭,揣着对未来收入的不确定感、对财富缩水的焦虑、对人生的不甘心不服气,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经营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他们最想要保卫的,无非是自己为数不多的“财富”——家庭赖以生存的根基。

  成为七分之一的新中产 人生仍艰难

  聊到新中产阶级的话题,市面上的报告卷帙浩繁。

  首先来说,“中产”这个概念是舶来品,一般指中等收入群体。经济学家和官方统计一般把收入作为标准。

  例如,国家统计局认为,我国城市中等收入群体的年家庭收入标准为6万元-50万元。按照《福布斯》杂志的定义,中国中产家庭年收入应该在 1 万至 6 万美元之间;瑞士信贷近日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则认为,中产阶级的财富要介乎1万至10万美元,中国以3.85亿人占比35%,并预计2022年的占比会达到40%。

  而新中产的含义更丰富、年龄更轻,精神层面也被视为评价标准。百度百科显示,新中产阶级是指以30岁到40岁左右的人为基础的一个强大族群。物质的丰富让他们内心深处有强烈的安全感,同时,良好的教育也让他们保持工作上的强烈进取心。

  吴晓波频道近日发布的《2017新中产资产配置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对新中产阶级进行了最新画像:

  家庭情况分布上,87.4%的新中产已婚,其中76.3%的新中产有子女;86.9%的家庭拥有车辆,其中27.7%的新中产家庭拥有多辆车;94.4%的新中产拥有住房,其中64.4%的新中产家庭拥有多套住房。从年龄上看,新中产的年龄阶段主要集中在31-45岁,占比为69.5%。

  除了有家庭、有车有房,艾瑞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中等收入人群金融需求研究报告》还显示,新中产阶级中男士占比更高。在月收入8-50K的中等收入人群中,男性占比达到77.4。

  多项研究表明,目前中国的新中产阶级人数在2亿人左右。因此,成为新中产阶级的你,保守估计已成为中国的七分之一。

  不过,现实情况是,正如文章开头提到的,新中产焦虑不断蔓延。智联招聘2017年新锐中产调查报告统计,72% 的新中产睡不好;也没有朋友圈里看起来那么爱运动,刷手机、陪家人、看电视占据了他们最主要的业余时;高达 95% 的新中产会感到经常焦虑或偶尔焦虑。

  对他们来说,还贷、购物、子女教育占据中产日常开销的前三名;非常担心个人资产缩水与个人价值倒退所引起的个人阶层回落。

  他们主要关注食品安全和房产限购,吃和住这都是马斯洛需求体系中的基础需求,到了这个层次还要忧心吃和住,不得不说中国的新中产活得不容易。

  收入低于预期也是新锐中产的主要压力来源。有 40% 的新锐中产表示对收入水平不满意或非常不满意,仅有 13% 的人表示满意或非常满意。

  对未来收入的不确定感、对财富缩水的焦虑构成了新中产的真实生存状态:有钱但不富有,成为少数仍然焦虑。

  此外,在国内普遍“男性养家”的状态下,“油腻”中年男人的焦虑更加严重。怪不得张爱玲在《半生缘》里要说,“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财富焦虑升级 理财知识普遍匮乏

  一系列生活经济压力,决定了新中产阶级要多途径积累财富、防止财富缩水,以缓解财富焦虑。

  于是,面向新中产阶级的万亿财富管理市场应运产生。